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 晓 鸣 的 独 创 和 学 集

独创电脑指笔汉字卷书 承谱独创数排简诗 独创谐音四言 独创影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出生于北京,童年去过陕西农场,少年住过工厂宿舍。原广州画院评职画家,广东省及市级美术家协会会员,广州美术学院大专毕业,美国内华达雷诺州立大学水彩研究选修。十四岁参展画作被选登广州青少年报,高中时期从父刘仑(中国著名版画家、油画家、国画家、广州画院首任院长)学画,尤以水墨小鸡图得前辈赖少其、黄苗子题字鼓励,速写色彩感佳。三十三岁出版个人画册得前辈胡一川、迟轲、黄树德支持及多方赞助,并有美展获奖及报刊发表画作记录。五十后续网络博客和学多年而自研独创诗书画三项成果,居美三十载仍在边走边学。

《童年的伙伴.无意施舍》四  

2007-09-11 14:50:35|  分类: 童年笔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《童年的伙伴.无意施舍》四 - e79f9 - 刘 晓 鸣 的 独 创 和 学 博 客
  


无 意 施 舍
文/刘晓鸣

放学了,我就找农场的狗玩,它是我的洋娃娃。有天傍晚,我跟大哥去看农场的大黄狗,它下崽后从山洞搬到我家后排的空房。因喜欢小狗就偷抱了一只回家,进屋时大哥掩护我,我就把小狗藏在被窝盖好,想当脚丫丫的暖水袋。可没想到小狗动了,马上被发现,这下完了!家里不准必须送回去,我很不愿意也嘚服从。


后来,家领养了只中等大的狗,它又瘦又脏又脱毛全黑,但能看家旺旺吼,我们叫它小黑。小黑的家在哪不知道?反正它不是我喜欢的。其实,我们也像瘦猴。老吃玉米馒头配咸菜。次次吃饭时小黑就挨个摇尾乞吃,谁都烦,只有掰块馒头丟给它赶它走。


后来,终于等到妈妈从京来农场探亲了,全家高兴极了!她带来很多好东西,有新衣新袜新鞋子,还有香肠糖果好吃的,我都特喜欢好看的糖纸!都把糖纸细心的沾水弄平晾干再夹在书页里,当宝贝看,这在50年代陕西乡下可是童珍的好东西。


最记得的是,全家六口围坐一张天天折叠的小木圆桌,每人一条香肠加菜,我可舍不得吃了,就慢慢吃,奇怪香肠不见了?纳闷,正在找,我看到小黑已吃完最后一口香肠,还舔着嘴冲我摇尾巴,我才想到可能是我的筷子夹香肠时露在桌边,被小黑叼了,它以为我给它的。结果,大家都吃了香肠就我没吃,我气死小黑了!隔天我理都不理它,看都不看它半眼,讨厌!现在回想,虽然我小时候特亏了那根香肠,但良心感到,我那无意的施舍是给小黑一生中最美好的佳宴!因为它的后来是流浪荒野。当年农场搬迁,它在途走散了,三哥喊它它也不听......


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追忆有时时模糊不清的,这视频里的小黑完全不像也不是我童年的伙伴,它只能象征似的给读者一个活的画面,我欣赏它在溪边那一回头看我的姿势神态,还有它静静的恬睡在石枕的优美音乐中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0-2013-2017整理(视频图片转载引用)



e79f9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3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