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 晓 鸣 的 独 创 和 学 集

独创电脑指笔汉字卷书 承谱独创数排简诗 独创谐音四言 独创影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出生于北京,童年去过陕西农场,少年住过工厂宿舍。原广州画院评职画家,广东省及市级美术家协会会员,广州美术学院大专毕业,美国内华达雷诺州立大学水彩研究选修。十四岁参展画作被选登广州青少年报,高中时期从父刘仑(中国著名版画家、油画家、国画家、广州画院首任院长)学画,尤以水墨小鸡图得前辈赖少其、黄苗子题字鼓励,速写色彩感佳。三十三岁出版个人画册得前辈胡一川、迟轲、黄树德支持及多方赞助,并有美展获奖及报刊发表画作记录。五十后续网络博客和学多年而自研独创诗书画三项成果,居美三十载仍在边走边学。

《童年的伙伴.家别两地》六  

2007-09-17 00:24:37|  分类: 童年笔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《童年的伙伴.家别两地》六 - e79f9 - 刘 晓 鸣 的 独 创 和 学 原 创
 
 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家别两地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天,突然传来妈妈要求接我们回北京上学的报告,批准了!我们能跟妈妈先回北京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高兴了!但是爸爸的生活谁来照顾,?最后决定留下三哥陪在爸爸身边。我问:能不能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带小黑一起去北京? 这肯定是没门的事儿。那谁来陪小黑呢?有三哥.....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夜好像很长,可又很短。我们一家六口人,齐齐不缺的围坐在油灯前,只听大人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事,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重要的事,我才不到十岁,就会用针缝活,我借着油灯的亮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坐在爸爸旁,帮他一针一线的缝补军棉裤上的一道划破口,印象很深的是,那军棉裤的布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层脏脏的黑泥,都起油油的亮了, 因为布变厚了,我用针缝很难,要用顶针帮着,才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力缝过去那层布, 虽然裂口不到两寸,可我缝的小手都酸了。缝着缝着,线又拉断了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嘚学用口水拈线,才能线头不开叉,穿过很小很小的细小针窟窿眼儿,而且,还要缝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辫子式的样,整齐结实又好看。当我完成了,得到爸爸妈妈的夸奖,好高兴啊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本来高高的蜡烛,一直烧着,一直亮着,一直伴着家常夜话,直到,越来越矮,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越有溶出的蜡滴,以至,燃烧的火苗,乎高乎颤,最后矮到贴近了桌台,不用吹熄,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芯,自然的倒在烫烫的烛池里,灭了,一点灰烟轻腾消迹,烛留下短短的黑蜡芯,歪歪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斜在那。全家就都睡了。小黑也和我们在一屋睡了。它的梦里和我们的梦里,都不知道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会去那儿玩儿?

 

(刘晓鸣/2010-2013整理/图片网络转载应用)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e79f9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0)| 评论(1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